当前位置: 首页 >> 食疗养生

百步穿杨工在心境

2019-06-08 来源:温州养生网

青岛双鲸药业维生素D滴液多少钱
维生素D滴剂的作用
悦而维生素D3滴剂

楷模、榜样──按照中国传统的标准,过去常说品学兼优,后来又讲德才兼备,现在说德艺双馨。进入崇拜偶像的时代,屡见明星人物弄出些许“状况”,因为运动成绩而“牛”起来。有人主张以宽容的态度相待,明星不过是些半大孩子,原谅他们不懂事;有人主张从制度上查清“病”从何起,以便对症下药。

让我们追忆一段往事:

50年前,有一位人们熟悉的运动员,身穿蓝色女式无袖运动衣,胸前佩有八一军徽,展臂开弓,箭在弦上,凝神瞄准。这就是李淑兰。她的这副肖像造型被复制到宣传画和邮票上。

李淑兰的名字和形象开始在全国报刊上出现的时候,年仅16岁,接受射箭专业训练4个月,全能成绩便迫近全国纪录,说是神奇,绝不过分。要是放在今天,不知会造出多少溢美之词。

1963年秋,李淑兰在雅加达举行的新兴力量运动会上,以刷新世界纪录的成绩摘得金牌。此前,她已经保有5项世界纪录。一个非常单纯的姑娘创造出非常辉煌的成绩,有时代的特征,也有运动竞技的基本规律。

李淑兰取得中国射箭重大突破后20年,1983年年初,笔者曾采访过当时保持大部分全国纪录的山西选手冯泽民。他说,一个根本没接触过射箭的人从头学起,起步阶段并不算很难,短时间内可能成绩迅速提高,但是再往后,每提高一点点都非常艰难,大部分达到这个水平的运动员都没能完成冲顶的最后一步。像李淑兰这样的优秀选手其实少之又少。

都知道韩国的射箭人才济济,多年雄霸世界大赛和奥运竞争。笔者在韩国访问时,并未发现那里有很多射箭运动场所,还不如中国一些大城市里开设的娱乐性射箭馆。向韩国同行打听,得到的回答是韩国人并非从小热爱射箭运动,更没有想象中的广泛普及和大众基础。他们在人才培养上有不少独到之处,颇多心得,除了技术上的雕琢,心理素质的磨炼必不可少。只凭兴趣,一般玩玩,是不可能达到极高境界的。

射箭项目不一定非有金字塔式人才基础,但运动员的气质太重要了。李淑兰面对理想和现实,从容而坚强。一个普通搬运工人的女儿,走进解放军体院,从来没见过射箭,30磅的竹弓都拉不动,进入射箭队纯属“服从组织分配”。她没有今天许多运动员丰富的想象力,也未曾考虑过射箭的难易和个人的得失,更不知利益为何物。

无法设想倘若不是十年浩劫迫使她离开靶场,她的事业追求会怎样发展,可以肯定的是后来面对绝症的态度和康复的勇气,她受益于射箭训练中的积淀和磨砺。

体育打造人的灵魂,充实人的精神,这是物质诱惑难以刺激出来的。今天的时代客观条件优越,却难得产生李淑兰式的人物,也少有人重走李淑兰的成功之路。每天蹲在沙砾地上,用五个手指一把一把地紧捏沙子,直练得三个手指比别的手指粗一倍,这样的毅力用于竞技训练可以超出常人所能,用于生活可以使人勇敢、乐观。(汪大昭)

35年癌龄射穿鬼门关

一次课间操开启了李淑兰与众不同的射箭之路,尽管其间经历了诸多风雨,但她执迷不悔,即使身患癌症,依然对射箭不离不弃——

背景:作为中国射箭运动的先行者,李淑兰1963年到1966年先后17次打破8项射箭世界纪录,是中国射箭运动员中打破世界纪录次数最多的。当年,她与队友组成的中国射击队是世界箭坛的“梦之队”,无论在个人还是团体项目上多次为国争光。担任教练员期间,李淑兰培养出孟繁爱、宋淑贤、马湘君等世界名将。

受访人:李淑兰(国家射箭队原运动员、教练员)

:你是怎么成为运动员的?

李淑兰:1960年,我在沈阳女子中学读初中三年级,中国人民解放军体育学院恰巧到我们学校招生。当时,我没什么运动特长,教练来的时候正赶上我们跳课间操,或许是我1.71米的个头儿在整个队伍里跟“骆驼”似的,特别显眼,就因为这个,我被教练选中了。

:进入体院,是不是意味着你的射箭生涯开始了?

李淑兰:不是。进入体院后先是统一进行了一个月左右的身体训练,之后分项目时,教练觉得我身高还可以,就把我分到了篮球队。如果用弹跳、速度等篮球专项条件衡量,我并不出色,练了不到一个月,领导找到我,说要把我调到射箭队。说实话,我当时心里还是挺犹豫的,因为第一次离开家过集体生活,刚刚跟我身边的队员们混熟就要走。不过,当年个人必须服从组织安排,我于是正式进入了射箭队。

:改练射箭时,你了解这个项目吗?

李淑兰:完全不了解,因为射箭队1961年1月才批准成立,之前我国各运动队中没有这个项目,我以前也没听说过,甚至连真的弓箭什么样都不知道。到了体院之后才知道还有这个运动项目。

:在射箭队,你们怎么训练?

李淑兰:每天早上6点起床,按规定只给我们10分钟洗漱时间,然后集合进行跑步或力量训练。早饭后到晚上,除了日常学习,其他时间全部是技术训练。

:训练是不是非常辛苦?

李淑兰:很吃力,因为从一名学生直接进入运动队,运动量一下子就上来了,尤其是在练习射箭基本功的前面几个月,就是拿着一把弓一遍又一遍地练拉弓。当年,我们还用不起太好的弓,只能用木弓练习,虽然木弓相对来说比较轻,但经不住不停地拉,整个胳膊每天都是酸的,那个阶段我感觉最苦。不过,当时有股劲头,既然练了射箭就一定要练好,尽管白天已经很累了,但晚上还经常加班加点,不是对着镜子无数遍地拉弓,就是去练身体或专项力量。那时,我一天练的几乎就是原训练计划中两天的训练量。

:所以你的进步非常快。

李淑兰:还可以吧,练了差不多半年就接近全国纪录了。从1962年起,我开始拿全国冠军,后来成绩越来越好,经常在比赛中打出超世界纪录的成绩。再后来就代表国家参加国际比赛,在1963年印尼举行的新兴力量运动会上,我拿了不少冠军,也打破了世界纪录。不客气地说,那时候我们的队伍绝对是世界上最强的,很多第一次跟我们过招的国外运动员都非常吃惊我们能有那么高的水平。所以我心里特别高兴,也特别自豪。不光为自己,还为整个中国射箭。

:但是你的射箭生涯之后却被“文革”中断了。

李淑兰:“文革”时,射箭队被迫解散,我转业回了沈阳,在一个军工厂当装配工人,主要是给炮弹装捻子。刚离开射箭场转到别的工作岗位,一下子感到有些不适应,时间稍长一点儿才逐渐转变了角色。当时不知道以后射箭还能不能恢复,更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从事射箭运动。

:几年后,你又回归到射箭运动,那时是什么心情?

李淑兰:1972年,周恩来总理亲自批示恢复射箭队训练、比赛,并点名要我归队。可是,当时国家体委根本不知道我在哪儿,就四处打听,终于在沈阳找到了我。听说要继续练射箭了,我心里非常兴奋,就跟着爱人带着两岁的孩子回来了。归队以后,我是运动员兼教练员的双重身份,因为当时女儿太小,如果家庭和事业都要照顾的话,感到很困难,所以后来我基本就不练了,只保留教练员身份。

:周总理亲自点你的将,看来你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李淑兰:在1965年第二届全国运动会上,我第一次见到周总理,当时他来北京工人体育场给运动员颁奖。虽然周总理没有亲自给我颁奖,但仪式结束后,他亲切地走到我面前,说“你就是李淑兰吧”,并与我握手,还把我介绍给刘少奇主席以及西哈努克亲王。

:你当时是什么心情?

李淑兰:非常激动!遗憾的是,我手里没有留下当时的照片做纪念。我们那个年代的运动员心里想的都是为国争光,虽然拿了冠军物质奖励并不多,但国家给予的荣誉是最值得铭记的。除了被周总理接见,并点过将外,我还当选过第三、第四、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四次获得过国家体委颁发的体育运动荣誉奖章。我为此感到无比光荣!

:听说你回射箭队几年后大病了一场?

李淑兰:那时我被诊断患上了乳腺癌,几乎是到鬼门关走了一趟。乳腺癌是1978年被诊断出来的,开始时,心里很失落。一段时间后,想想还有那么多队员等着我,而且我当时才30多岁,女儿仅8岁,实在放心不下,后来就慢慢想开了,于是抛开消极情绪,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做了手术。其间,我还经常开导像我一样的病人,要她们保持乐观心态。

:后来你又回到了教练员岗位上?

李淑兰:1984年就回去了。当时,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好了,但队里的领导仍然非常担心,怕我回到岗位上再出现不适,我就说“放心,保证没问题”,这一干又是十多年,中间没有出任何问题,直到现在我都好好的。

:看来你的心态很好。

李淑兰:我经常说自己没心没肺,觉得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要以积极乐观的心态面对。当运动员时,我就这样,前面的箭射出去就射出去了,不会因为这一箭成绩不好而影响下一箭。可能是我在比赛中不知道紧张,所以成绩还不错。生活中更要这样,后来治疗癌症期间,我在心理上从不把自己当病人,每天高高兴兴的,治疗效果特别好。

:现在还关注射箭吗?

李淑兰:关注呀,那是我干了一辈子的事业。有时候,我还会到国家队的训练场上走一走,但现在的小队员我基本不认识了,只有一些老教练还认识,偶尔会跟他们交流一下。现在岁数大了,大部分时间在家享受天伦之乐。

爱情是唯一财富

在中国射箭界,提到李淑兰,无人不知。她的丈夫徐开才同样是中国箭坛和世界箭坛上的名宿。两人因射箭结缘,在40多年的风风雨雨中,彼此扶持,携手前行,共同谱写了中国射箭的一段佳话。

当年,16岁的李淑兰从解放军体育学院篮球队转到射箭队时,大她4岁的徐开才已是男队队长,他管辖范围偶尔会涉及女队。徐开才对天真纯洁,说话做事大大咧咧的李淑兰印象非常好,但李淑兰当时年纪尚小,对于感情的事儿还很懵懂,加之部队有严格规定,队员之间严禁谈恋爱,“那时候,我们的组织性、纪律性很强,对部队的各项规定严格执行,所以当时大家的交流也仅限于训练和比赛。”徐开才说。然而,一次意外给了徐开才接近李淑兰的机会。在备战1965年第二届全国运动会时,李淑兰在训练中腰椎受伤,在休息恢复期间,徐开才几乎每天都去探望,他细致入微的关心呵护逐渐“俘获”了李淑兰,两个年轻人的心贴得更近了。

不过,徐开才与李淑兰公开恋情还是“文革”开始后。那时学院的训练已经中断,大家的任务变成了“抓革命、促生产”,队员之间谈恋爱已基本上无人过问。1969年,徐开才和李淑兰终于正式走到一起,但限于当时的经济条件,两人结婚时可以说是家徒四壁,只有爱情是两位年轻人唯一的财富。

射箭队解散后,夫妻二人一起回到沈阳,并被分到同一个军工厂,虽然职业角色的转变让两人在开始阶段有些无所适从,但那一年,他们的第一个女儿出生了。夫妻俩兴奋地觉得,新的人生道路在前面铺开了。因为两人都是射箭运动出身,而且因为射箭结缘,再加上当年中国的第一颗人造卫星成功上天,所以他们给大女儿取名“箭宇”。

后来,徐开才和李淑兰带着女儿重新回到射箭队,夫妻二人分别成为国家男女射箭队的教练,彼此帮助,共同进步。李淑兰治疗癌症期间,徐开才一直陪伴在妻子身边,给予鼓励与关怀。现在,两位老人都已退休,安享天伦,当年的爱情已成追忆,但两人之间的故事依然在延续。

神箭侠侣

李淑兰,中国著名女子射箭运动员、教练员,1960年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体育学院学习,1961年开始练习射箭。4次获国家体委颁发的国家体育运动荣誉奖章。1963年至1966年曾先后17次打破8项射箭世界纪录。

1961年9月,李淑兰代表解放军队首次参赛。

1962年7月,在全国射箭锦标赛上战胜所有对手,荣获全国冠军。

1963年4月,在全国射箭通讯赛上,以327环超321环女子30米单轮世界纪录;650环超624环女子30米双轮世界纪录;553环超530环女子50米双轮世界纪录;1148环超1143环女子单轮全能世界纪录;2269环超2173环女子双轮全能世界纪录,一次比赛超5项世界纪录,囊括女子单人世界纪录的半数,开创了世界射箭运动史上一个人在一次比赛中创造如此之多世界纪录的先例;同年,在印尼雅加达举行的新兴力量运动会上,她又打破女子双轮30米世界纪录。

1965年,在一次友谊赛中,李淑兰3次打破女子双轮50米、30米两项世界纪录;同年,在第二届全国运动会上,她与队友合作,6次打破女子单轮、双轮团体两项世界纪录。

1966年,在全国射箭锦标赛中,李淑兰又打破女子单轮70米的世界纪录。

李淑兰的丈夫徐开才是我国第一批男子射箭运动员,也是我国迄今唯一打破男子射箭世界纪录的选手。

徐开才获第一届全运会男子射箭双轮全能冠军;1960年至1965年多次获得全国射箭比赛冠军;在首届新兴力量运动会上获射箭双轮90米冠军;1963年和1964年保持全部射箭个人项目全国最高纪录。

1963年,徐开才以585环的成绩打破男子双轮70米世界纪录,以302环的成绩打破男子单轮50米世界纪录。

(本报刘小龙)

脸色暗黄的调理药膳
哪些疾病容易遗传给宝宝呢
互联网周刊:最快在2013年TD-LTE才会姗姗而到
友情链接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江苏信息网 健康 中医养生网 健康资讯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激光冷水机 订制职业装 万能冲击试验机 订做工服 定制衬衫 天门建筑资质代办 恩施代办建筑资质 贵州定做工服 北京太阳能路灯 订制工作服 万能拉力试验机 扭转试验机 央视广告招标 医院 宝宝发烧咳嗽有痰怎么办